微博追劇被劇透過嗎?透心涼的那種

采編:hyt15  來源:  發布時間:2020-04-02 05:00:00 

  全民熱播劇《安家》前不久迎來大結局,王子健向朱閃閃求婚、“九八五”回歸創業團,為該劇畫上圓滿句號。然而,不少網友卻并未對該結局感到驚喜,因為早在三天前,王子健、朱閃閃撒糖,徐姑姑與父親和好等官方“劇透”便已傳遍微博;而一段十幾分鐘的預告混剪,更是提前囊括了大結局所有精彩內容。有網友戲稱“如今在微博都能直接看劇了!”

  近兩年,劇方多以微博作為營銷的中堅陣地,而微博看劇,也因此成為當下年輕人最崇尚的碎片化娛樂方式。今年年初,宋茜、宋威龍主演的《下一站是幸福》便成功攻陷微博,以大量撒糖片段引得網友欲罷不能地追劇。但隨著劇情進展拖沓、配角戲份多,不少觀眾又回到微博,以“撒糖CUT”、“主演CUT”刷完了整部作品。

  為何微博看劇成為當下最流行的新方式?該趨勢是否會影響正片的收視數據?新京報記者隨機調查了189名觀眾,并走訪業內人士。在大多數觀眾看來,微博看劇并不影響他們回顧正片;專業劇宣也透露,微博營銷是當下電視劇“出圈”最便攜的通道,“可能會對正片有一些影響,但不大,畢竟長視頻、短視頻用戶間不存在天然沖突,反而會對正片有所引流。”

  省時、防拖沓是微博追劇主因

  從播前預熱、中途熱搜、收官造話題,如今觀眾只要打開微博熱搜,便可輕易掌握一部劇當下的劇情走向。在新京報記者調查的觀眾中,幾乎所有人都會用微博觀劇,其中57%的觀眾會通過微博搜“劇透”,甚至會直接搜索結局;47%的觀眾經常被微博片段“薦劇”;還有35%的觀眾甚至只會看微博的預告混剪,且超過一半的觀眾會因在微博看到劇情,而決定第二天是否追劇。在此次調查中,43.3%的觀眾透露曾經用微博“刷完”一部劇。

  探究微博觀劇的原因,“省時間”是第一要素。在調查的189名觀眾中,近80%都是26到50歲,朝九晚五或每日“996”的上班一族。這類中青年是影視劇的主要受眾群,但由于工作繁忙,很難抽出固定時間觀劇,利用通勤、午休、睡前等碎片化時間在微博看“CUT”,則成為他們追劇的首選方式。

  此外,“劇情拖沓”也成為網友用微博觀劇的主要原因。之前電視劇《新世界》曾因70集的長度勸退了不少觀眾。據此次調查數據顯示,54%的觀眾都是因“正片拖沓,微博精華”而在微博觀劇;53.44%的觀眾會在微博看角色或CP的片段;更有31%的網友會根據作品節奏,決定是否回顧正片。

  微博營銷“出圈”不會影響收視

  從傳統媒體到社交媒體,影視劇營銷早已隨著互聯網的發展轉移陣地。業內人士均表示,微博營銷是目前宣傳渠道中最重要的一部分。“微博營銷是重要陣地,尤其是對于都市劇社會話題的出圈擴散,微博是最好的平臺。”資深劇宣小俊(化名)透露。

  負責電視劇發行的小宅(化名)也表示,微博流量巨大,且易于對社會話題、情感話題進行大規模探討,這首先便為影視劇“破圈”提供了很好的媒體環境。其次,由于微博的社交媒體屬性,當某個網友對于劇情產生興趣時,其轉發不亞于自來水宣傳。例如《錦衣之下》便憑借“撒糖”片段,令不少沒看過原著小說的網友也在爭相轉發,造成長尾效應,“再多的官方背書,不如網友自發安利。”

  而對于平臺來說,同一部作品間“爭奪流量”,微博也是無硝煙的戰場。《親愛的,熱愛的》播出期間,浙江衛視和東方衛視不僅在微博爭相釋放預告片,還把官微頭像先后換成了男女主角的劇照。《九州縹緲錄》播出時更是出現了“上優酷看九州縹緲錄”和“上騰訊看九州縹緲錄”的經典“爭榜事件”。

  某平臺負責宣傳推廣的工作人員透露,電視劇的下集預告大多都是由平臺方自己剪輯的。剪什么內容,平臺有自主權。這也導致了因競爭不同平臺會釋出多個預告,拼湊后下一集的精彩內容幾乎全部被“劇透”。而目前每個平臺也幾乎都有專門部門負責微博預告片、花絮、鬼畜視頻等等各種短視頻的文案和剪輯生產;另外還有專門的新媒體部門管理新媒體運營、微博粉絲維護、輿情監督等。

  隨著微博用戶流量持續升高,服務于宣傳的微博“CUT”被更多網友當做“正片”來追,是否會影響正片的收視率成為疑問。但從調查數據看來,46%的觀眾并不會拋棄正片。業內人士也認為影響并不大。小宅表示,微博觀劇的人大多習慣看短視頻,看正片的人則更多是長視頻的忠實用戶;兩者并不存在天然沖突,“大部分觀眾如果有時間,還是會選擇以長視頻觀看為主。”小宅也坦言,目前而言她做的劇基本都因微博而火,但很少被微博分流。

  劇評人李華認為,衛視的受眾大多仍是中老年人,該群體對網絡適應性低,視頻平臺尚難分去一大杯羹,何談微博對中老年觀眾的影響。而對年輕人而言,微博觀劇更多是碎片化娛樂,“影視劇講究完整的講述邏輯,故事內涵。一部好的作品還是值得完整多刷的,短視頻始終無法完全替代正片講故事。”

  采寫/新京報記者 張赫 【編輯:陳海峰】

關閉
热博rb88